三千根雞巴

  「我全身上下就算長滿三千根雞巴,也肏不完天下美女!」
                   ──《李敖回憶錄》,某人

  佛家說「三千世界」,不是3000,而是「三個千數」:1000的3次方。

  陸玖就有三千根雞巴。

  確切點說,是無限多根。

  經過二百萬字的征戰,陸玖消滅或收服了薇閣星球上所有的神魔與國家,其「玖陽神功」的修為更達到了不可思議的、撒泡尿就可以把太陽澆熄的境界;簡單地說,他,就是薇閣世界的新神。

  無敵無限、長生不死,陸玖剩下唯一的問題,就是有億萬個美女投懷送抱、甘心獻身,這太多了。但由於小說作者與讀者的正常性慾,他還是每個都想要。怎麼辦呢?

  起先,陸玖是用化身千萬的方法,同時滿足後宮所有美女,另外再留一個分身去挖寶打怪。但很快的,陸玖覺得這樣太麻煩了,一心多用雖不是做不到,但他有時總想悠閒一下,最好是躺著發呆,而萬千美女的呻吟、分身的快感仍能一波波地傳送過來。

  於是他把主意打到了整個星球上。

  幾道神跡,一波神諭,薇閣星球各地建起了無數的巨陽神廟,神廟裡有富麗堂皇的大殿,和數間到千百間不等的精緻小套房,套房有各種文化風格的樣式,大床和各種道具,此外就是關鍵的,一根具有巨陽神陸玖靈識的陰莖分身。

  虔誠的信女,穿著各種服裝進入套房,以各種戲碼、各種姿態挑逗巨陽神莖;如果做得及格,神莖就會活化,給這位女子行雲布雨;如果做得特別好,取悅了陸玖,這根雞巴還會變化出完整的神之分身,降臨恩寵。這將大幅增進她的社會地位、身體健康與美貌,也是每個信女追求的莫大榮耀。

  其他男人怎麼辦?他們本來就沒什麼腦子,現在更被神的腦波改造成工蟻一般的僕人了。他們除了負擔日常生活一切瑣事雜務外,唯一的任務,就是在成年禮時到神廟去,在「精液池」前奉獻出他的精子。有一個高科技的機械與法陣,會把這個男人的遺傳基因分析出來,加到資料庫裡。

  當有女人想要一個孩子時,她可以進入神廟裡的受孕套房,系統會掃瞄她的基因,選出最優的組合,交由分身射到她的子宮裡。如果系統預測這組合將是極品美人,便會提示陸玖親自顯靈授精;次之,陸玖不顯像,也可以生個一流美女;再次之,如果此女姿色稍遜,或者年老,或者實在沒有好的組合,系統就會讓她生一個男的。

  最究極的恩寵,是陸玖本尊的臨幸。受過這樣寵幸的女人,將得到永保青春的待遇;陸玖玩厭以後,還會將她送入休眠艙,她可以繼續作著寵幸之夢直到永遠;或許有一天陸玖偶爾想起,從冷凍庫提出來,又可以隨便撫慰一下就開幹。

  管理神廟的女祭祀,有一個名稱,叫作「鼎爐」;她們的任務,就是以巨陽神傳下的「陸陰貞功」吸納男子多餘的精元,再轉化成真力,定期獻與巨陽神。作為回報,鼎爐將個個具有常駐的青春、性感的容貌、高強的武力,也能隨等級定期得到陸玖分身的臨幸,必要時還能編成軍隊。這樣,如果從唯性的角度來看,薇閣星的男人每個都能幹到美女,也算幸福了。

  最初一段時間後,陸玖取消了「鼎爐」只能跟管區男子搞的硬性規定;他喜歡看到眾女不時有些小小的爭執,然後再全部被他的三千根神威肉棒同時擺平。

  婚姻依然允許,因為人妻也是陸玖的喜好,但一般男人通常應付不了太多女人;即有多餘的精力與欲望,「鼎爐」也會負責吸收。

  女同性戀得到容許與鼓勵,因為這能取悅陸玖,而且也能解決大部份女性對愛情的需求;男同性戀則被絕對妖魔化,因為陸玖覺得噁心,而且精元應該奉獻到「鼎爐」而不是屁眼裡──這種情景是陸玖連想都不願去想的,所以他很乾脆地使用基因工程抹除所有男同性戀的可能了。

  如此,陸玖成了薇閣星球唯一的神、丈夫與父親,所有人都是他名符其實的「子民」,而基因仍具有多樣性。神的口味是多變的,有時喜歡精靈,有時喜歡獸人(當然都是比較性感的貓族、蛇族之類)各個國家、種族,也將爭取巨陽神恩寵作為唯一的、最大的目標。如果陸玖一高興,一道法術,就能讓整個部落、城市的女人沐浴在連續數小時甚至數天的性高潮中──不能太久,太久就沒意思了。

  而陸玖在賜予眾生雨露時,也從她們的生命精華中得到滋養,如此一天天地把玖陽神功修煉得更加雄渾、強大。

  (以下省略二十四段各式各樣的色情描寫。)

  所以,如果從高空俯瞰這時的薇閣星,你會看到一個蠕動的星球,地表上無數條肉棒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在無數女體的呻吟中進出;運動所產生的快感和能量,經由地脈,源源不絕地輸送向巨陽神陸玖本尊的聖殿,而這一切,都在中央智腦的網絡系統中有條不紊地調度著,絲毫不必陸玖本人操心。

  而當第一代的無腦男配角死完以後,所有的男人都是陸玖的子孫,似乎不應該再虧待他們了。於是陸玖逐漸透過中央智腦的完全計畫生育,把男女比例調到了一比九,再把玖陽神功交給子子孫孫人人修習,讓他們每個人都能性福快樂地一生在女人堆裡穿插,也提供「鼎爐」們更優質的精元。

  也於是,除了幾千萬個陸玖最喜愛的專寵所有女人都成了大大小小的「鼎爐」,可以和任何男人交媾。要爽,大家一起爽,這是巨陽神最偉大的品德之一,就像所有美女都是陸玖的最愛之一。當然,「一起爽」的前提還是「我最爽」,這點陸玖絲毫不擔心;畢竟,要比雞巴,誰能比得過變化萬千的巨陽神本尊呢?

  歲月流逝,薇閣星球浸淫、浸潤、浸透在性愛的大海之中。

  又不知過了多少歲月,陸玖已不滿足於人類、類人,而將基因與陰莖伸入了整個生物界;現在,他的組織與靈識已經和整個星球共生,他就是薇閣,薇閣就是他。他和智腦維持了整個星球的生態平衡,再沒有人口問題了。

  又不知過了多久,有外星人造訪薇閣了,他們立即成為陸玖的俘虜,她們立即成為陸玖的性奴──當然,都是自願的。

  越來越多外星人來了。要不要把巨陽神的種子與「薇閣體制」傳播到全宇宙去呢?陸玖想,不急,等等吧。

  然而,星際旅行者間很快流傳起了關於這個「性奴星球」的傳說。男的說:「整個星球都是等待我們解放的極品美女!」女的想:「只要去了這個星球,就可以得到永遠的青春與性高潮!」

  傳言和愈來愈多的事實,極大程度激起了(以男性為主的)星際聯盟的恐懼與嫉妒。終於,聯盟派出了聯合艦隊,意圖徹底消滅陸玖與薇閣星的存在。好吧,這是你們逼的,陸玖想。

  一道靈波出去,穿透屏障,聯合艦隊所有女性高潮昏死,男性脫精慘亡,幾個無性生殖的種族,也立即陷入分裂狀態。

  不久以後,陸玖統治了星際聯盟。

  性福遍布星空。

  陸玖基本滿意。

  他再沒有煩心的事了,他可以把一切瑣事交給電腦系統,只永遠悠遊諸天,享受眾生的性愛。
  只除了……

  只除了一個人。

  那個心理變態的女人。

  陸玖的宿敵,伍零。

    *    *    *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之根。綿綿兮若存,用之不勤。」
                 ──《老子》第六章

  出身世家的伍零,自幼修習薇閣世界最神秘的、被污名為「魔功」的玄陰真功。這是一種吸取男性精元壯大自身的功法,還能完全洞察、控制人的情感與思維,甚至整個身體的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等等等等。

  伍零的家族曾是薇閣世界最詭秘的黑暗力量,其情報體系遍布所有國家,她的童年因而擁有最優渥的物質供癢,也經歷最殘酷的訓練,更見證了最醜陋、機詐的人心。因此,伍零極度認同她們家族的教條:「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

  伍零的家族曾是陸玖霸業中最關鍵的一支阻力,也是「玖陽神功」的宿命對頭。然而,當伍零的師姊妹、堂姊妹、表姊妹、親姊妹、親母、姨母、堂姨母、表姨母,以及各系侄女、侄孫女……相繼淪陷那個禽獸不如的、人神共憤的、那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腦子裡只有精蟲的陸玖胯下以後,阻力就成了助力。

  伍零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看著陸玖一抽一插地要將這個醜惡的世界變得更加醜惡。她極度痛恨這個男人,尤其痛恨那些賤人、叛徒把玄陰真功盜版成了什麼「陸陰貞功」,自甘墮落為那個狗屁玖陽功的鼎爐,還要讓全世界都變成陸玖的後宮。

  在一百多萬字的男人與女人的鬥爭中,伍零也學會了玖陽神功的部分心法,而在一個關鍵的時刻,處決並吸乾了家族裡的妥協派,集結殘餘反陸勢力,用盡陰謀詭計對陸玖集團發動了瘋狂的反撲,但,當然是失敗了。

  決戰時刻,陸玖和伍零發生了一場一對一的驚天地、泣鬼神的戰鬥。在這場幾乎毀滅了一整個城市的戰鬥中,玖陽神功和玄陰真功都受到彼此的啟發,境界一階階地相繼提升。最後,陸玖在頓悟的一刻,發出了撕裂空間的完美一擊,把伍零打到了茫茫的次元裂縫裡,自此從薇閣世界消失。

  這也是啟發陸玖後來超越神魔,主宰了整個星球的一場戰鬥。

  然而伍零並未死去。

  在一段穿越宇宙的昏迷後,伍零在太平星球上醒了過來。

  重生的伍零,花了一段時間熟悉這個新世界。她驚訝地發現,這個人口繁多、科技發達、工商繁榮、思想多元、政治社會體制多樣,而魔法、武術遠為落後的文明星球,正是陸玖的原鄉。

  而陸玖在穿越到薇閣星以前,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其唯一存在痕跡,是多年前報紙和政府檔案裡,關於他的神祕失蹤案件。

  這解釋了薇閣世界所有稀奇古怪、傷天害理的變化。

  吸了幾個不識相的男人以後,伍零更發現,她的玄陰真功不僅未受損傷,還更上一層樓,甚至已初步踏入了「神」的境界。

  她不知道這和穿越宇宙的旅程有無關係。

  報復心理讓伍零決定,把這個陸玖的母星,完全捏到手裡、踩到腳下。

  她從學習語文、歷史開始,接觸了許多薇閣世界聞所未聞的思想,例如,女性主義。

  太平星的文明,也無一不是混蛋的父權社會,只是混蛋的程度有別,從完全野蠻到部份偽善;女權思想就發端於比較先進的後者。

  飽受啟蒙的伍零,覺得眼界完全打開了。過去,對於權力與人性,她只有經驗中的體認;來到太平星後,學術界讓她的認識上升到了理論與哲學的高度。

  伍零觀察了許多女性主義學者和體制內外的女權組織,看到了她們共同的困境:缺乏力量,真能與男權世界抗衡的力量。

  伍零有這個力量。

  五十萬字的工夫,谷神道教的玄陰聖母,伍零,成了太平星球的至尊女神。

  過程也不外就是那些:以異能完成原始資本積累,發展同志與信眾,教以神功,建立網絡,分身數十(或者千萬),從宗教、學術、政治、商業、軍事……種種方面多管齊下,暗中掌握了全世界的權力,或者說,讓掌握權力的男人成為自己的奴隸。然後,再運用種種意識形態的操縱手法,讓宗教一點一點地接管全世界的政治、經濟、社會……以及人的靈魂。

  主張女權的谷神道教革命成功了,她要如何重新建起一個母系社會?

  一開始的主流,為了聯合最大多數可能盟友的統戰需要,當然是開明的男女平等論述。然而,女權革命不能包辦,發動群眾,讓每一個女性自發地翻起身來,鬥爭男人,才能達到真正的、浸透靈魂的革命。──伍零雖然可以運用神功,嬌軀一震,就把所有反動的魂魄都掃進歷史的焚化爐裡,但那樣就沒意思了。

  大多數的女性,宥於積習或情感,還是不敢或不想與男人徹底決裂的。而革命所倚靠的積極份子,群眾中率先發動的帶頭者,除了真正苦大仇深的奴隸之類,通常是投機份子,或是偏激、狂熱的極端主義者……

  伍零樂見極端。溫和派、妥協派有了異議,聖母只說了幾句話,也不消動用威能,下面就自發地把這些反革命整肅、清除淨盡了。

  太平星於是陷入女權至上的,結合了魔法與高科技的恐怖神權統治。

  伍零憎笑地玩賞著人性的醜惡。她看到男性殘餘勢力的愚蠢報復,看到女性新貴變本加厲的愚蠢專制,看到啟蒙她的學術界徒勞無功的痛心疾首,或噤聲,或識相地靠攏。

  過了一段時間,聖母覺得玩夠了,把先前那些鬧得最歡、甜頭吃最多的八婆通通吸了個乾淨。不像那些自我催眠的凡人革命家,伍零很清楚自己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她只是想報復,向命運報復,向人性報復。

  現在報復基本完成了,伍零還有什麼欲望呢?

  那就,玩吧。

  伍零決定把整個太平星改造成她的遊樂場。

  幾道神跡,一波神諭,太平星球各地建起了無數的玄陰聖殿,聖殿裡有瑰麗炫奇的大殿,和數間到千百間形制不一的內室,供奉著「玄牝」,也就是伍零的分身陰戶。

  太平星的男性,除了承擔日常生活所有雜務,還須定期齋戒(只吃強精的食品),到聖殿沐浴,然後向「玄牝」進獻出他的精元與基因。──如果硬不起來呢?不可能。聖殿內室的法陣,可以讓任何男人進入幻境,與他們潛意識中最聖潔而神秘的「道母」交媾,這是一種古老哲學和一種被稱為戀母心理學還有神學的綜合應用,其恍惚的意境,足以讓任何人領會生命之源的奧妙,從而無怨無悔地永遠追隨谷神道教和聖母。

  就這樣,有百分之八十的男人,給改造成了像工蜂一樣白痴的奴隸兼「蜂蜜」提供者,簡而言之,就是「電池」,玄陰真功的能源。

  如果聖母滿意品質,會賜予一些恩惠,補充這個男人的精力,讓他活得久一些、好一些;如果聖母不滿,或覺得他太老了,就可能降下神罰,一次吸乾,吸到虛脫或死亡。

  剩下百分之二十的男人,還保有較多的自我意識,他們的身份是「配偶」「情人」或「寵物」。

  忘了說,太平星的男女比例,自從聖殿普遍設立後,便逐漸從一比九(革命時稍微多殺了一點,反正有生物科技,她們不怕絕種)扭轉到九比一。女性是貴族,在社會中擔任官員、學者、科學家、藝術家等高貴的工作,有選擇配偶、寵物、精子與懷孕與否的自由。在高科技與玄陰真功的結合下,女性每月排出的卵子均可保存,想懷孕的適齡女人可以懷孕,不想懷孕的可以交給試管;可以選擇自然的隨機受精,可以選定男子,讓聖殿挑出最優者人工授精,也可以全交給自動化系統去配種。

  女性在科學、工程上不如男性?那都是萬惡舊社會的壓迫。女性當然出得了優秀的科學家,基因改造一下就好了。不想作弊?那來做實驗,來兩個基因相同的胚胎,一男一女,結果當然一定只能是女的表現比較好。偉大光榮正確的女權主義再次得到了科學的佐證。

  玄陰真功和自動化系統,使得控制性別的完全計畫生育的種姓制度成為可行。每個母親只准生一個女兒,除非有特殊功勳或者有了九個兒子,才准生第二個女兒。一般選擇懷胎的女性,都會優先選擇生女,再來才是男孩;第一個懷胎生下的男孩,能夠保有自由意識,讓母親滿足其母愛,而在成年後看造化成為「配偶」「情人」「寵物」,並找到一份職業。但第二個胎生子是否還能高等,就要取決於母親的階級。沒有母親願意懷胎而生下「工蜂」,制度也規定胎生子除非犯罪不能為工蜂,所以一般等級的、選擇懷胎的女子只准懷兩胎,一男一女,兩次或一次雙胞。至於「工蜂」,就交給試管去培育了。

  試管嬰兒也會視需要來配種。「工蜂」壽命短、成年快,聽話而缺乏自我意識,雖然長得也夠順眼,但只有極小機會被女性提拔為臨時的寵物。系統揀選最優良的精卵配隊,便是「配偶」「情人」或「寵物」的種。一個母親,能有幾個這種「高等」的試管兒,也由她的社會地位決定。

  「配偶」「情人」或「寵物」的存在,除了繁殖需要,就是照顧人民的情感需求。異性戀畢竟是不可免的、正常的,男同性戀也是賞心悅目的(當然,也只會有賞心悅目的),女同性戀更是高雅的,所以通吃的雙性戀是最佳選擇。至於人獸戀及其他,在聖母對各種常態關係有些厭倦以後,也是可以的。太平新世界確實做到了性向解放,只除了不准變性;女人要裝幾條陰莖也可以,但心理性別、社會性別不得變更,也沒人會想變更。

  「高等」的男性,將受到良好的教育,並修習「黃陽心法」,這是玖陽功的修改版,可以採陰補陽,然後更好地向聖母進獻精華,但決不允許損傷女性。「配偶」「情人」與「寵物」的社會作用,除了滿足女性,也是要用這一功法,收集女性的精華,轉化給聖母吸收。必要時,他們也能編成軍隊,因此也可以稱為「兵蜂」。

  兵蜂之中,有極少數,將有幸成為「神侍」,也就是聖母伍零的情人或寵物,他們將在至尊聖殿中度過榮幸的一生。

  至尊聖殿,規模遠超任何智慧生物想像的宮殿群落。跨入神之境界,又精通了太平星生物科學的伍零,已經擁有讓生物按照她意志生長、變異的能力。

  聖殿園林一株最普通的果樹的一顆果實,美味可值舊社會中等重的鑽石,療效可以治療普通人的百病,而要培育出這一顆櫻桃大的果實,大約需要十億人次的精液。聖殿主建築的結構,則非金非石,而是一株參天的、隨聖母意志變化的「世界樹」──除了中央智腦和聖母本尊,沒有人敢計算這需要多少次的男人。

  (以下省略十二段建築物、藝術品、服裝、飾物、奇珍異寶、動植物……的描寫。)

  所以,如果從高空透視這時的太平星,你會看到一個海綿般的星球:地表上無數「工蜂」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像幫浦一樣地輪流抽插那遍布地表的道母玄牝,一股一股地射出飽含精元的精液,經由地脈,不斷傳送到玄陰聖母至尊聖殿的所在,再經過聖母本尊的吸納、處理,轉化為滋養聖殿園林的能量,讓「世界樹」一天天地高大,同時生產一些用來裝飾、消費或浪費的奢侈品。剩餘的一小部份,再經中央智腦系統分配到各地的大小聖殿,給貴族生產奢侈品。

  這一切,都是自動管理。聖母、智腦系統與星球已經達到完美的共生狀態。伍零不用運功,玄陰真功自會運作,讓本已擁有天文數字能量的她更為強大;她可以把神識放在系統中央享受無限的快感,也可以分離出去,化身成一個或多個任何她想變成的樣子,自由自在地在這樂園的任何處所遊玩。

  雖然出身黑暗世家,伍零也曾擁有一個少女的心。一方面,她見慣人心醜惡,更渴望真誠的愛;另一方面,她在寶物堆中長大,如今──也一樣喜愛珍寶。

  因此,她慷慨地賜予所有女性追求珍寶、藝術的自由與義務:「女人就是為美而生」。這樣,從政治學的角度來說,太平星人民的精力可以耗在爭奇鬥妍的「美學宗教」上面;但伍零真正的想法很單純:總要有些大小貴族的比較,才可以襯托至尊聖殿與聖母的巨富,滿足她的虛榮心與掌控感。

  那麼,愛欲怎麼解決呢?

  伍零畢竟是一個人,一個女人,而且她特別想要被愛,真正的戀愛。然而,陰鶩的姿色、乖舛的命運、太過強悍的實力和扭曲的自尊心,令她一直無法達成這個心願。有哪個男人能配得上她呢?那個陸玖?──一念及此,強烈的恨意使得整個太平星的生靈為之恐懼顫慄了整整三天,數千萬工蜂暴斃,全人類長跪哀求聖母平息怒意。

  沒有合格的愛人,而且大概永遠也不可能有,那麼,退而求其次,就來個「養成計畫」吧。

  太平星舊社會曾有發達的情色文化,從實業到文學、繪畫、電影、遊戲等方方面面,豐富的傑作曾讓初至寶地的伍零著迷過一陣,其中概稱為「同人女」的一系動漫文化特別教她青睞。新社會以後,這些情色文化,尤其是同人女,得到了,極大、超大、更大程度的擴展。

  於是一番示意,全星球上上下下的神職人員,都風風火火地投入了「神侍養成計畫」的構思與實踐。

  最好的胚胎,最優的資源,養成各種各樣的男童、男人,在宮中承當聖母的玩物,表演節目如柔美的男男之愛,等等等等,只是伍零一下子就厭倦了的基節目。因為這種男人要他怎樣就怎樣,玩起來沒有成就感;更重要的,沒有真實感。

  於是進一步的「角色扮演」戲碼出現了。

  大陸與海島上建起了無量精液澆灌成的聖母行宮,這些名為「文化保留區」的地方,將以各種舊社會、古文明的體制運作,由精選的貴族與男子進入服役。在保留區內出生的嬰兒,將浸潤在與世隔絕的舊文化中,不自知地隨著「劇本」成長,成為各行各業、各種各樣的英雄豪傑或普通群眾。有了讓聖母感到興趣的目標後,伍零再化身凡人,以特定的身份與形象出現在劇場裡,與「神選之子」開展一段甜美的、跌宕起伏的、理想的,或者變態的良緣。

  (以下省略十二段各式各樣從常態到變態的劇情設定。)

  神選之子不知道世界的真相,不知道枕邊之人就是至高無上的女神本尊,他們很真實。──這樣,比較有可能得到「真愛」吧?寂寞的伍零想。

  一開始是不錯。

  雖然我們女主角的個性有點難以恭維,但世界總能為她改變。

  伍零曾化身數十,在不同劇本中跳來跳去,或同時兼顧;也曾經專一,就只和這個男人玩,其他場子先放著,給那些大小貴族去管、去吵、去爭……

  但是凡人會老,會變心;伍零也會厭倦,還會讀心。

  每過一段時間,伍零總想確認這個男人是否真的愛她,還想試探;試探的方法很簡單,從化出另一個美女去勾引,到編一段複雜的劇情,方法很多。

  結局無一例外。

  為什麼總是悲劇收場呢?因為如果一次勾引不成,伍零歡喜一陣,下次就來個更厲害一點的,而她也總是忍不住要用讀心術看一看男人的真實想法。此外,勾引者會一次次地進步,伍零卻不會;畢竟她看自己總會有一些盲點,性格也實在比較,那個扭曲一點。但她又不想「作弊」,不想修改、控制對象的大腦與靈魂……

  男人在那樣的情況下,會有什麼想法,乃至付諸行動,不難想見。

  然後就是聖母的雷霆,保留區的浩劫。

  有一些管理員因為害怕失敗、恐懼遷怒,曾悄悄對已在動搖邊緣的某神子動過手腳;伍零一下子就發現了痕跡。管理員的下場很慘,因為她破壞了聖母的玩具;伍零又去除了男人被施加的精神控制,很快地,她再次印證了「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這句庭訓。

  世間傳言某沙漠曾是聖母喜愛的一所行宮。

  有一陣子聖母放棄真實路線了,就打造了幾個完美的男人。他們的表現的確不錯,伍零喜歡其中最傑出的一個,賜予了一點神力和功法;他進步很快,更懂得變著花樣討聖母歡心,更總能配合伍零玩那種種變態的心理遊戲。伍零寵他寵了很久,也給了他永生,直到發現這個男人其實已經化出了一個分身,用那神駿的肉棒在世界各地大搞特搞,還暗中蓄積功力,意圖顛覆聖教,只留下本尊在宮裡應付聖母。

  不得不說,這是相當聰明的,或許也是唯一比較可行的迴避聖母靈識探測的方法。

  背叛者的靈魂被打入地獄,永世在世界樹的地牢裡煎熬。

  伍零放棄追求真愛了,現在開始她只要完全的掌控,完全的樂趣,她想要下屬與男人在無盡的疑懼與恐怖中滿足她。神意之下,文學藝術、生物工程、遊戲劇本越搞越變態;聖母對凡人的創造力還是比較滿意的,一些作者的奇思妙構、一些貴族玩家的變態程度連她都佩服。

  變態把戲玩厭了,也還有幾個平和安樂的童話行宮可以換換口味。

  要不,就回到神壇上享受一下三千性高潮,順便再修煉一下玄陰真功,看能不能再提升一兩個境界。

  伍零在遊戲中生過一些孩子,那時候她給兒女安排了一切良好的環境,希望他們安安穩穩的在保留區內做個凡人。但後來,她發現做祖母、面臨兒女的自然衰老是很恐怖的事,於是她用一些比較仁慈的方法處理了他們,例如絕育和安樂死。

  聖母也把最喜歡的幾個兒女帶到神界過。雖然她是女權之神,但並不反對兒子蹂躪女性子民,反正人們總能解釋說這是聖母要我們記得舊社會的萬惡。女兒的任務則是凌駕萬人,代聖母管理並玩弄各級人民,比聖母溫和一些,或是更殘虐變態,總之視伍零的期望而定。

  雖然總還有這樣那樣的不滿,但反正青春也永駐了,世界也掌握了,財寶、玩具、男人也有了,也就先將就著過吧。

  何況,儘管已經超神,伍零還有一個最終、最大的目標……

  陸玖。

  她知道陸玖還在宇宙的另一端,還在她的故鄉作威作福。伍零把聖殿周圍的園林,都改造成了薇閣星故鄉的樣子,這讓她保有生存的動力。

  總有一天,我會參透宇宙的奧妙,穿越回去……

  伍零持續修煉,也指示子民發展太空科技。

  歲月流逝,世界樹在三千根幫浦的精液澆灌之下,日益更加茁壯;至尊聖殿
的瑰麗與新文明的玄奧變態,也穩步持續發展著。

  又是歲月流逝,谷神道母、玄陰聖母、伍零的組織與靈識已完全與整個星球融合,她就是太平,太平就是她。世界在中央智腦的管理下穩健運行,唯一不穩定的因素是伍零的喜怒;不穩定好,不穩定可以推動社會的進步。

  歲月流逝……  

  外星人來了。

  銀河帝國看到至尊聖殿的極品珍寶,滿星球的奢侈品,數以億計的俊男、壯男、猛男,還有青春長駐的女貴族,瘋狂了。

  太平星人的太空科技,雖然也有在發展,但她們大部份的精力還是花在鬥富鬥心機、自己搞自己上面,這是社會體制的問題,決不是因為女性科學家不如男性。

  沒關係,要趕上來很容易。伍零和帝國玩了一會,要珍寶?要俊男?要美女?要永生?來啊。

  不用多少字,伍零控制了帝國所有關鍵勢力的上層力量,谷神教眾也在全帝國下層發動了女性主義的宇宙革命。

  伍零統治了銀河帝國。

  母儀諸天。

  玄陰真功的境界再次飛躍,玄陰聖母的神識接觸到了超時空的靈界。在那不可思議之處,伍零意識到了陸玖的存在,陸玖也發現了伍零。他們都明白,彼此佔據了對方的故鄉,還打下了遼闊的一大片星域,修為也達到了同一等級。

  他們還有舊帳未清。

  他們必有最後一戰。

  唯一的問題,就是薇閣與太平之間的距離,星際聯盟與銀河帝國的距離。

  宇宙之大,誰也不知這距離有多遠;他們只知道,彼此並不在一個銀河系,也不在附近幾百個銀河。

  但那也不是問題。

  他們有時間。

  更重要的,他們有了目標,可以帶動上上下下所有生靈共同奮鬥的目標。

  ──一個敵人,一個宿命的敵對的神。

  ──探索、擴張;征伐,解放。

  ──打回故鄉,解救男人;打回故鄉,解救女人。

  這是一場聖戰。

  無數世代的人民,將終其一生無法探得敵神的絲毫消息,但他們為聯盟或帝國的擴張作出了貢獻,他們和子子孫孫的生命將永遠與父神或聖母同在,直到那最後一戰。

  那宿命的、不得不打的最後一戰。

  ──事實上,不得不打的原因,也就是如果不打,陸玖和伍零真沒有別的事情好做了。

  更進一步說,隨著無盡的歲月過去,儘管性愛遊戲總能有新鮮花樣,但他們再怎麼玩也要玩膩了。玩越膩就越無聊,就越想要有一個真正的、不可知的挑戰,而唯一可能的對象,也就是佔據故鄉的對方。

  宇宙兩端的陸玖、伍零,雙雙進入了休眠、冥想,將日常事務交付智腦,讓能量自去增長,勢力繼續擴張。

  ──直到那最後一戰。

    *    *    *

  最後一戰來臨了。

  經過了無法計算的漫長世代,星際聯盟、銀河帝國都已成為過去,只剩下巨陽神國和道母聖域。此二者各自征服了一億又一億個星區,融合了數不盡的物種,帶領他們渡過無數星系的成、住、壞、空又新生,讓那些本該只有幾十億年壽命的星球與文明,得以在中央智腦的引領下,遷往新的家園,延續下去。

  薇閣星、太平星的太陽系,則在神眷之下和陸玖、伍零一同永生,並且隨著子民的繁衍,在一次次的微調中,遷徙到了他們領域的中央,成為已知宇宙動態平衡的核心,同時也是最長壽的至神至聖的星系。當然,也改了名;改叫什麼就不重要了,反正不外至神至聖的那一套。

  就在一個關鍵的瞬間。陸玖和伍零同時感知到了彼此的存在。

  我即眾生,眾生即我;巨陽神和玄陰聖母已和子民融為一體,眾生所到之處,就是靈識所及之處。就像是一場雙人舞,每一個微小的動作都會牽動彼此,只要距離沒有遠到無法感知;而當他們神國的規模達到十萬億個銀河系,彼此對彼此的引力,便成為可以察覺的了。

  下一步的工作,就是繼續擴張,穿越那距離間的虛空,把中間一切可及的星系都納入版圖,直到彼此接壤。

  彼此接壤。

  就在接壤的下一刻,戰爭開始了。

  為了避免迷失在太宏觀的天文敘述中,讓我們先把焦點放在具體的戰況。

  某太空站上,神國的使者與聖殿的主事會面了。他們的層級並不高,只是星系級的中階人員,然而,當那雄偉英俊的使者,和那妖冶雍容的主事彼此對看了第一眼,他們便感到全宇宙的慾火與使命感,一下就在他們全身上下的性感帶瀰漫了開來。他們都知道:這就是神的目標,這就是我的目標。

  男的想:我要征服她。

  女的想:我要榨乾他。

  摒斥隨從,他們進入了密談室,轉身對視。沒有任何一句廢話,男人虎軀一震,全身衣物爆為光華粉塵,一柱峙岳;女人螓首微頷,所有累贅嫣然寬解飛散,玉體停淵。

  這是最淫蕩的戰爭,一場靈與肉的賭博,敗者的精元與意識,將通通輸給敵神,成為對方陣營的奴隸,或者乾屍。

  這第一戰誰贏了不是重點,因為在這兩人肉搏時,同樣的性戰已在宇宙各地展開。戰況當然有勝有敗,也有勢均力敵,宣告平手收場、下次再來的。至於那個男的如果還活著,他的衣服怎麼辦,也不是重點。

  總之,這個宇宙規模的性愛大戰就此開打了。

  一個有點怪異的事實是,男人的神國有九成人口是女性,女人的聖域有九成是男性,但那些低等的「畜牲」從來就不重要;金字塔頂端的神子與貴族才是人間的主角。

  無數時空門接通了巨陽神國和道母聖域的行政星,貴人、軍隊成群湧入彼此的領域,互相獵取彼此那以無數精血滋養出來的,正牌玖陽功、玄陰功的元陽、元陰,解放那些被永世奴役的「工蜂」或「鼎爐」,再將之帶到我這一邊,換個方法繼續用。

  每個人都明白:只要在性戰中先讓對手丟精,我就可以吸取其精元,乃至完全從靈肉上俘虜之,轉來為我所用。如此,我的力量增強一分,吾神的力量也將增強一分,敵人與敵神就相對地減弱一分。巨陽神和聖道母的宇宙大決戰,就是這樣一場長期的,持久的,拉鋸的,汁液橫流的,你插過來、我搞過去的無限多P大群交。

  戰鬥的形式是多樣的。最古典的一種,是各憑實力的公平單挑;但大家當然都會想盡一切手段,不論是場地、道具、魔法、藥物、心理學還是最簡單的暴力,總之是要對方先丟。例如,先把敵星球轟爛,然後我軍進佔,抓到人全綁在機器上,弄到崩潰邊緣,再讓等著吸精的傢伙來完成最後一擊。

  所以,除卻最後慘無人道的人道場景,這場宇宙大戰也打得頗為常規而多樣。宇宙很大,不同的「戰區」也會形成一些不太一樣的「交戰公約」,從最古典的只許肉搏,到最殘酷的無規則,不同興趣與專長的人,通過時空門按自己的志願投入戰區。

  就這樣,星空成了一個蠕動的宇宙。

  (以下省略十二段戰例)

  ──然而,這些也都只是前戲。

  幹了幾十個世代,星球和星系朝秦暮楚又易幟,神國和聖域的勢力範圍仍然約略相等,只是底層的工蜂與鼎爐被壓榨得愈發厲害,能量與財富越來越向少數強者集中。一些傑出的角色,已經達到像陸玖、伍零以前還只主宰一個星球之時的初神境界。

  如果我們的主角出生在這個時代,他或她會在幾十萬字之內成為一個星系的主宰,然後和一個勢均力敵的異性星系主宰大幹一場,再在愛情的作用下化敵為侶,同時質疑這場大戰究竟是為了什麼。然後,再花幾十萬字結成秘密同盟,打出陰陽和合、男女平等、宇宙和平的旗號,顛覆那暴虐的變態邪神陸玖伍零,攜手把宇宙帶向一個嶄新的大光明時代。

  只可惜,主角是陸玖和伍零。

  和平傾向在萌芽狀態時被消滅了,但它們也有貢獻,就是提醒兩位主角,將有越來越多人不想再幹了,該你們親自上場了。

  另一方面,狂熱信徒的種種獻祭儀式也越搞越大,起先只是在祭壇集體輪姦敵人然後吸乾,然後下等階級的自己人也成了犧牲,再後來就是大規模使用高科技絞肉法陣,把數萬人的血肉像打果汁機一樣碾碎,其精元凝成一滴,由最高主事者吸納後「奉獻」給主神,祈求更高、更大、更持久的威能,去將敵神徹底壓倒。

  獻祭儀式,說白一點,就是一場可以將高潮放大幾萬倍的超虐式群交;規模愈大,「倍數」也愈高。一群女的同時將一大群男的榨乾、絞碎,獻祭法陣會將每個人的感覺連結起來,相乘加倍,湧向主祭的大鼎爐;主祭在吸收數萬人份精元,達到數萬倍高潮的瞬間,巨陽神莖插入,造出更加超越極限的高潮與能量,然後完成儀式。

  身體的感覺是數萬倍,宗教的神秘感、奉獻感是數萬倍,完事以後身、心、靈三方面的空虛也是數萬倍。與祭者在儀式中達到了完全投入、完全付出,把她(他)們對自信的缺乏、對處境的恐懼通通丟給主神,從而得到有所歸屬的安全感,以及自信的更加缺乏、對處境的更為恐懼。神確實是與她(他)同在的,也給了應有的回報,但卻從不出言撫慰,不給人一個承諾。這讓人更加痴狂,而認為這是因為儀式還不夠大;我們一定要抓到質量更高的敵人,搞出更大的儀式,比過神國內的所有同胞;有朝一日,主神一定能親臨,降下恩寵,將我帶入永生極樂與完全勝利。

  神沒有制止這種傾向。事實上,陸玖、伍零從一開始就都在當看客:過了這他媽的幾億萬年,終於有些新鮮的事情了,當然要先觀賞一下。

  然而,隨著獻祭儀式愈發瘋狂的呼喚,他們知道是時候了。不是被信徒的虔誠感動,也不是順應一場戰爭應有的節奏,而是:他們知道不會再有新的文化、新的花樣了。所以,最後決戰順應民心的開展,不是因為人民虔誠,而是因為那些螻蟻把自己弄得很無趣。

    *    *    *

  宇宙,中央銀河的中央,須彌星雲。

  陸玖、伍零的巨大靈體在星雲中央顯像。

  一男一女的容貌,糅合了無量大數的基因與靈魂,眼神光亮如白洞,又深邃如黑洞。

  下體,一邊是含蘊了三千銀河能量、白熾如三千太陽的巨陽神莖;一邊是已經吃掉所有死亡星體、深奧如三千黑洞的道母玄牝。

  對視一眼,億萬思緒在無言中交換,他們瞬間知道了彼此在這無窮歲月以來對家鄉及宇宙幹出來的所有事情。

  舊帳還是要算的,但永劫的時光已磨平所有仇恨;他們對於往事已沒有那麼在乎,也不知驅使這一仗的,究竟是仇恨還是習慣所建構的使命感。他們只知道,這仗畢竟要打、終究要打。

  他們更明白這場最後決戰只能有一種打法:

  就是硬幹。

  光速,靈體碰撞,巨陽神莖捅入玄牝;能量劇震,粉碎了整個須彌星雲,陸玖、伍零瞬即吸納所有游離能量,使他們靈體更加巨大、攻擊愈發瘋狂。

  玖陽神功、玄陰真功,五成功力,八成功力,十成功力,抽抽插插十六成功力插插抽抽兩倍插插抽抽插插三倍抽插插抽抽插五倍插抽抽插插抽十倍抽插抽插二十倍抽插抽插抽插抽插五十倍噠噠噠噠啪啪啪啪一百倍功力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主神開戰了!道母顯聖了!巨陽神出屌了!須彌星雲的戰況,第一時間轉播到宇宙各地,每個人也都感受到在他們裡面的神,是如何在激烈奮鬥。人間的戰爭更熾烈了,獻祭儀式規模也再度以幾何級數擴張;眾人的使命,就是更徹底地為主神奉獻自己、剝奪敵人!

  須彌星雲的億萬星辰不復存在,只剩下一陰一陽的兩大靈體,蜷成一個你吸我、我吸你的漩渦,不斷在搏鬥中吸納周遭的物質與反物質,膨脹、湮滅,放出震碎更多星體的能量,再吸收、再膨脹、再湮滅,無數的白洞、黑洞、黑洞、白洞……

  遍布宇宙,超空間的玖陽與玄陰經絡,也超光速地不斷將眾生的精元與靈力傳入須彌漩渦,使其更加壯大。一星系、五星系、十星系、抽抽插插一星雲插插抽抽一百星雲抽插抽插一銀河系霹靂啪啦十個銀河系唏哩嘩啦唏哩嘩啦三千銀河系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漩渦所及,每個星球的居民滿心歡喜,在癲狂中將全部的身、心、靈絞入神體,從此真正與神同在,繼續那永恆的性戰。而與陸玖伍零漩渦之擴張相應的,是時空秩序的崩潰;宇宙邊界的收縮、收縮、收縮……

  全宇宙都捲入了陸玖與伍零。此時,他們就是宇宙,宇宙就是他們。除了自身,再沒有可以吸納的了。

  中央智腦也已完成使命,再沒有了須要管理的事物。

  到達臨界點的片刻靜謐之後,宇宙漩渦繼續向核心收縮。

  收縮。

  收縮,向核心;這場內力的比拚,無人可以先停。吸納、收縮,漩渦核心的密度愈來愈高,能量愈發精純,外圍塌陷、內捲的速率也愈來愈快。億萬銀河,萬萬銀河,百萬銀河,萬,千,百,一……

  ……全宇宙只剩了一個太陽的大小。

  漩渦仍在繼續收縮,到一個小球、小珠……每再縮小一些,戰鬥的烈度與速率,便是先前的千萬倍;時空單位,已經失去意義。

  ……

  宇宙只剩了一個小點。

  勝負將在漩渦體積達到「無限小」的「奇點」時分曉。

  陸玖、伍零都知道是時候了:已經幹了無限久還沒人洩,這太沒有天理,雖然他們就是天理。最後一刻,他們分別催谷起玖陽神功、玄陰真功的最高心法,務將對方摧毀在最後關頭──

  「奇點」到了。

  宇宙靜止。

  陸玖和伍零突然有了一種全新的感覺。

  ──那是突破了玖陽、玄陰最高層之後一個更高的無上境界。原來,他們一直沒有完全參透的宇宙奧秘,就在至陰至陽的徹底和合中
──

  這道理,從太古時代便已明白寫在各種哲學和武學的入門書籍,可他們偏偏就像那些入門書所寫的那樣,偏於自己的執著,而儘管已經超神,仍無法達到真正的極樂。

  他們終於放開了、放開了。不再有仇恨,不再有任何無謂的情感,只在這靜止了的宇宙中,雙雙釋放已憋了無限久的精脈。時間啟動,緩緩的、緩緩的,然後越來越快、越來越快……這一陰一陽終於改換了一種完全不同的態度來繼續交媾,雙雙融合,不再對抗。時間即將加速至無限快,他們也愈發急切,等著迎接爆發的那一刻。

  終於,在無限小無限密無限快無限無限無限高潮的最後的最後,他們終於爆炸開來,共同發出了那唯一一道的無聲驚呼:「!」

  ──我們的宇宙,就這樣誕生了。


(完)

2008年5月28日 - 6月6日初稿
2010年5月修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utien 的頭像
youtien

又是一片天

yout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